排球比分|美国对中国排球比分|
达州站列车时刻表 |达州最新航空时刻表|达城最新公交线路运行图|达州日报社各平台广告价格|达州天气预报 设为主页|加入收藏
主办:达州日报社 地址:达州市通川区通川?#26032;?18号
热线电话:0818-2379260 客服QQ:159847861 新闻QQ:823384601
新闻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达州日报网通讯员群:243997895
  当前位置:首页>> 美文 >> 

缝缝补补的故乡

更新:2019-04-16 10:15:53       来源: 达州晚报 

分享到:
手机读报看新闻,下载掌上达州
作者:    编辑?#21495;?#23706;月

□李晓米

“老秦,老秦!你给我站住!”这是今年春的一天,我爸在后面喘息着追赶一个人的喊声。这个要追赶的人,是我们老家的秦二爷。

我爸?#21152;?#30171;风,走路的步子如大象般缓慢,他怎么能追得上当年在山冈上与一只野兔赛跑的秦二爷呢。那天我正陪爸妈散步,但我不好意思去追秦二爷,他是一个在我心里有点堵的人。我妈甩开步子,终于?#35805;?#25199;住了秦二爷的裤腿,接着蹲下身喘着气责问:“秦二爷,你跑啥呢,又不是找你还钱,我家老李就是想跟你说几句话嘛,你这点情也不领啊。”秦二爷?#34892;?#24568;忸怩怩地走过来,我爸冲上去,?#35805;?#25602;住秦二爷,哆嗦着抓住秦二爷的手问:“老秦,我们快有一年?#24739;?#20102;吧,你为啥不来我家聊聊?”我爸指了指胸口,那意思是说心里?#39057;没擰?#25105;爸血压高,要是我妈躲躲藏藏有一段时间让他尽量少吃肉,我爸也是这样的神态指着自己的胸口,那意?#23478;?#26159;说,别虐待我了,肚子里缺油水,?#39057;没擰?#31206;二爷摸了摸后脑勺说,最近确实很忙。我爸又问,?#27982;?#20123;啥呢?秦二爷怔了怔说:“看电视连续剧嘛,追着看,想看出个最后结果来,?#28909;?#21018;看完的《都挺好》,有46集,看得我都头晕眼花了。”我爸随后又检讨自己说:“我这个人就是不大爱看电视,所以跟不上时代。”秦二爷眯着眼笑了。

秦二爷为啥要躲我爸,其实是有原因的。秦二爷当年在老家当生产队长时,很欺负我那善良懦弱的妈。当年生产队里?#25237;?#21147;出工,分配粮食?#21069;?#24037;分折算的,记工分就是秦二爷的专属权力。计工分时,他眯着那双平时难以睁圆的小眼睛对我妈百般挑剔,睥睨着眼对我妈说:“我看你这个进度太慢了,我今天给你算2分。”我妈鸡啄米似地点头,好像?#25925;?#31206;二爷给恩赐了。其实说穿了,秦二爷是嫉妒我们家,那时我爸在县城机关做秘书,有一次秦二爷带着生产队里的人去县城托我爸办一件事,他要我爸帮忙批一个条子,给一个部门打招呼,给生产?#26377;?#28192;堰支持一?#26159;?#25105;爸这个人从来就是坚持原则办事的人,生活作风也一向严肃,一辈子除了我妈,几乎?#32531;?#19968;个女人哪怕是调笑过一次。那次我爸拒绝了这个秦队长,秦队长?#22270;?#20010;老乡闷闷不乐地走出县城机关大门,正好碰见我爸在为一个上车的领导躬腰开车门,吉普车都开出好?#35835;耍?#25105;爸还在追着车?#26377;?#36305;,那是他的习惯动作。秦二爷回村以后,把这一幕场景到处宣扬,还嘲笑我爸说,他就是一个抬轿子的人嘛,有啥得意哟。自那以后,秦二爷对我家就更看不惯了。有一回,我妈养的6?#24739;Γ?#28316;到秦二爷家的自留地里啄食,被秦二爷有预谋放的鼠药给毒死了。我妈那一次抱着6只死鸡,哭得人都?#27604;?#25104;一小团。

秦二爷是前年秋天随儿子进城居住的。有一次在广场花园,我爸正好碰见秦二爷?#37038;?#19995;下偷偷小便出来,他?#34892;?#24471;意地提了提裤子,正好被在花园石阶上坐着晒太阳的我?#22336;?#29616;了。我爸这个人的脑子有时也缺一根弦,批评人?#34892;?#19981;留情面,他当即严肃地批评了秦二爷:“你?#25925;?#24178;部啊,进城了,随地小便,这是啥素质,你以为是村里一条野狗啊,撒腿就拉。”一席话说得秦二爷狼狈不?#21834;?#19981;过我爸迅即?#35851;?#20102;语气,再三邀请秦二爷来我家作客吃饭,一同聊聊村子里的事。

不久后的一天,秦二爷居然神气地穿着西装系着一根红领带来我家作客了。我爸一直瞅着秦二爷胸前的领带,总觉得?#34892;?#19981;对劲。我爸上前一拉领带,拉不动,才发现秦二爷系的领带打了一个死结,我爸乐得哈哈大笑。我爸对秦二爷说:“你这是何必呢,又不是吃西餐,到我家来还穿得这么隆重。”不过那次到我家聚餐?#25925;?#24456;愉快,我爸同秦二爷一直热聊到了天近黄昏,秦二爷抬腕看了表,走出了门,我爸说:“吃了晚饭再走。”秦二爷转身回屋说道:“那好,要得。”晚饭后,我爸同秦二爷握手道别,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。

去年?#33322;?#30340;一天晚上,乡下的表叔得到我爸住院的消息,连夜赶来城里,说无论如?#25105;?#35201;去医院看看我爸。

我带着表叔到了医院。我爸已经入睡,妈还没睡,她正盯着电视里的时间,准备调整手表,我妈要把时间近乎苛刻地调到与卫星发射?#34892;?#19968;样?#32622;?#19981;差。我妈抬头见了表叔,揉揉眼睛叫出了声:“兴贵,你咋来了呀!?#36744;?#36214;紧推醒我爸:“老头子,快起来,起来!”我?#32622;悦院?#31946;抬起身嘟嚷道:“赵忠祥出来了啊?”我爸?#19981;?#30475;《动物世界》,特别?#19981;?#20027;持人赵忠祥,有一年他去北京,还想托关系请赵忠祥出来吃顿北京烤鸭。

“不是赵忠祥,是兴贵来看你来了!”我妈说。?#24739;?#25105;爸蹭的一下抬起身子,双手抓住表叔老树皮一样粗糙皲裂的手,热泪顿时就浮出了眼眶:“兴贵,你还来看我哦……”表叔把袋子打开,告诉我爸这是柴火灶里蒸的麦面粑,还有60个?#33391;Φ啊?#25105;爸当晚?#20820;?#20102;睡意,同表叔一?#32534;?#21899;不休地拉着?#39029;!?#26449;子里的刘天寿明年准备办90大寿了,我爸若有所思地说:“我得去参加一下,那年他借过我家10斤大米。”村子里的王地发患了脑梗塞?#34987;?#22312;床,我爸说:“他是我们家亲戚呀,?#39029;?#38498;后得去看看他,那些年我家插秧常是他帮忙。”

我表叔这些在老家的老亲戚们,这些年来还同我爸妈相互走动往来着。我爸说,亲戚是越走越?#20303;?#19981;过?#34892;?#20146;戚间那盘根错节的关系,让我也头晕。?#28909;?#37027;个要求我去有关部门?#20174;?#32769;家机场飞机噪音问题的赵?#23665;錚不?#22312;我家和我爸喝?#32654;米?#22914;泥,特别是一双小眼睛似乎难以睁开,让我看起来心里总?#34892;?#22581;。有一回赵?#23665;?#23478;大女儿住进了医院,还在电话里要求我“去跟院长说说住个单间?#20445;?#36213;?#23665;?#30495;以为我在城里有通天的本事,他咋不知我的交友大多是君子之间一杯茶、酒肉朋友间几杯酒就四散而去、微信上时不时点个赞的?#22478;?#20851;?#30340;亍?#36213;?#23665;?#36824;常常要求我帮忙争取项目,给老家乌龟包上的村路给?#19981;?#25972;治了,给程莽子家外边的大沟填起来修个水库等?#28909;?#25105;非常难堪的请求。有天我对爸埋?#26775;?#36825;个赵?#23665;錚?#21644;我家到底是啥关?#30340;亍?#29240;顿了顿说,赵?#23665;?#26159;他表姐夫的舅舅的?#30511;?#30340;二女婿。

为了帮我捋清楚这些有时胜过小学奥数题的关系,我爸还在一张纸上画了一张图,给我耐心?#27493;?#36825;些层层?#24179;?#30340;关系。我感觉,按照我爸的推算,地球确实是一个村,世界是个大家庭了,他真适合到联合国去做点事情。有天我在家里对这些常常走动的亲戚表现出淡漠与疏远之意,我咕哝说:“他们都能帮我家啥忙啊。”我还举例说,?#28909;?#26377;个堂叔,常挑了一担藕,提了一篮?#21451;嫉爸?#31867;的?#20132;?#36865;来,我爸却给他?#23545;?#39640;于市价好几倍的钱。我爸终于发火了,他挽起袖子说:“你老?#28216;?#36825;里,和他流着同样的血!”从此以后,我再也不对这些老亲戚们,用一双?#28010;?#19990;故的眼睛加以精致的盘算了。

就算是同爸一样相当重视亲戚关系的我妈,也遭到了我爸的一次?#27973;狻?980年农历六月二十三,我爷爷李光斗69岁生日,亲戚张大权送来3斤面条、1锅米豆腐,这些在我妈保存得发黄的人情簿子上记得明明?#35013;住?017年农历八月十九,张大权迎来了89岁生日,我妈按照这些年来的物价指数和现今标准推算了一下,准备给张大权家送礼300元。我爸拍响了桌子斥责我妈说:“你怎么这样?#28304;?#32769;亲戚们呢!”我爸还准备在当天午饭上绝食抗议。后来,我妈?#25925;前?#29031;我爸的意思,送去了500元钱。在张大权来城里举办的生日宴席上,我爸和张大权聊着聊着就老泪纵横了。颤微微的张大权还拉住我的手感叹说:“当年啊,我是看着你长大的,现在你这个娃娃也有白头发了。”从89岁的张大权身上,我这个进入中年的“娃娃?#20445;?#24653;若看见了这些年来的沧桑风雪,飘过了我的头顶。

乡下的这些老亲戚们,他们俨然是山野间那些遍布的草本植物上,闪耀着亲情和人性美好的晶莹露珠,?#30041;?#25955;发着芝兰之气,温存与滋养着我爸我妈日渐苍老的岁月。我也愿意,在城市里有着这样的老亲戚,让一个一个的家,在灯火?#34987;?#20809;影迷离的城市,如找到沿着回家的老路标一样,充满了人世的牵挂与温暖。

这些老家的人与事,在经历了岁月之水的浸泡后,在我爸这样的老灵魂里早生了包浆,一些坚硬的东西融化了,冷漠的被孵暖了,沧桑大地被罩上了一层古铜色的光芒。?#28909;?#25105;爸总认为老家的饭菜好吃,老家的柴火暖,老家的井水带甜味,老家山梁上的鸟叫起来悦耳,老家蚊虫飞舞中的蚊帐下睡觉香……

岁月在风中悄然翻了篇,这样反刍后的故乡,是?#20204;?#24863;之线,缝缝补补起来的故乡。

达州日报社概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版权声明 | 法?#26194;?#38382; | COPYRIGHT @ COPY 2013-2020 BY www.kknxpw.tw ALL RIGHTS RESERVED
客服QQ:159847861 新闻QQ:823384601 投稿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 热线电话:0818-2379260
主办:达州日报社 地址:四川省达州市 蜀ICP备13024881号-1 川公网安备 51170202000151号
中国互联网举报?#34892;?/a> 四川省互联网不?#21152;?#36829;法信息举报 举报电话:0818-2379260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达州日报社
排球比分